先马厚道先生装机秀恰逢电脑硬件
DIY硬件评测

DIY夕阳时代 PC折腾党玩家何去何从

  DIY文化滥觞于欧美,原则上指代终端消费者依赖自己的聪明才智,发挥主观能动性改造、组装机械和电子产品的行为和衍生文化。在PC市场上,DIY一定程度上代表了组装机,不过也有MOD、超频等各种表现形式更加高级的流派。在中国大陆,DIY基本上被廉价兼容机捆绑了。随着台式机销量式微,乃至整个PC市场进入守成时代,DIY兼容机市场在中国逐步边缘化,说是进入了夕阳时代并不为过。

  在这个DIYer口中的“末法时代”,还是遗留了一群想要折腾的玩家,他们集中在85后95前这一年龄层,伴随着PC在中国地区的普及而成长起来。他们对以Wintel联盟为代表的PC生态饱含感情,并始终坚持着“捣鼓”的精神。

  这些折腾党并不是传统意义上只为了装机省钱的畸形中国式DIY参与者,拥有以下特征:

  一:对电子产品的运行机制有朴素、天然、持之以恒地兴趣,有意识的搜集PC进步发展的信息、科技知识,自我充实的同时又同圈子内的小伙伴结成天然联盟,抑或是“生死仇敌”。

  二:经济实力不一而足,对硬件配置的看法参差不齐,关注的产品覆盖了从办公机到苹果iMacPro,从笔记本到多路至强渲染农场的各种PC类型。穷,有坚持追索的态度;富,有奢靡酷炫的玩法。

  三:最本质,也是最容易被人忽略的特征是,他们对电脑的使用价值肯定程度不及“折腾程度”。相比于PC自身的工具属性、娱乐效果和生产力作用,PC本身就是他们在意的对象。如何榨干PC的性能,抑或是让电脑整体焕发更多的可能变化,都是他们追索的目标。面对别人:“这有什么用?”的诘责,他们的回应不一而足,但在内心都是不屑于回应的。

  他们中的很多人,化身成为跑分狂魔,转战智能手机领域,掀起另一番腥风血雨;他们中年长的一批已经结婚生子,进入社会中坚阶层,但依然保留着折腾的“初心“;他们中最年少的那一部分,也许生来就面临着手机党们的鄙视与围剿,但当被嘲讽为落伍人群时,他们还是有着自己内心的坚持。